中国学术期刊网

首页 > 农业科技 > >黑木耳人工栽培起源及栽培技术的演变
农业科技

黑木耳人工栽培起源及栽培技术的演变

时间:2018-10-07 12:17作者:admin打印字号:

  • 黑木耳人工栽培的起源
关于黑木耳人工栽培的起源,有多种说法,通常认为其原始的人工栽培大约在公元600年前后[1]起源于我国,是世界上人工栽培的第一个食用菌品种,至今已有1400多年历史。唐朝川北大巴山、米仓山、龙门山一带的山民,就采用“原木砍花”法种植黑木耳。直至清朝后,我国东北长白山、河南伏牛山等才开始人工种植黑木耳。实际上,野生黑木耳资源在我国分布非常广泛,从东北的大兴安岭,到中部的秦岭、伏牛山,西部四川的大巴山,以及华东的武夷山脉均有分布。故黑木耳被我国人民采集食用的习俗在我国分布较广。其中所提到的黑木耳的“原木砍花”法种植一说,应该出自于王祯的《农书》中记载“经年树朽,以蕈碎锉,匀布坎内”之解说,王祯在元贞元年(1295年)至大德四年(1300年)任宣州旌德(今安徽旌德)及信州永丰(今江西广丰)县令,大约在元成宗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左右著成《王祯农书》。有两个事实值得注意:其一是王祯在任宣州旌德(今安徽旌德)及信州永丰(今江西广丰)任职后再作的《农书》,而这两处均与浙江丽水相邻,而与四川的大巴山区相距千里,故王祯所掌握的关于黑木耳的栽培方法,应更多的来自于浙闽山区的生产实践。其二是王祯的《农书》著成时间大约在元成宗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而浙江龙泉的何澹(1146—1219)于嘉定二年(1209)六月至五年初,在其主持修撰《龙泉县志》中记载了香菇砍花法栽培技术全过程,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早、最精确、最完整的人工栽培香菇的记录。何澹的关于香菇“砍花法”早于五祯的《农书》近100年。是否有理由认为,当年吴三公发明的香菇的“砍花法”栽培技术,同样已经被当地的山民运用于黑木耳的生产,只不过是由于香菇是一种美味的食品受到广泛关注,而黑木耳比较多地作为药物使用而被忽视。在王祯所记录的黑木耳的“经年树朽,以蕈碎锉,匀布坎内”的生产方式,应该是对包括浙江丽水在内的武夷山区的山
项目来源: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专项(CARS24)
作者简介:许志鸣(1957-),男、浙江丽水人,高级农艺师,1982年1月 毕业于浙江农业大学农学系,现从事食用菌栽培管理研究。
民所种植黑木耳方法的总结。也由此说明,丽水是我国乃至世界最早开始人工栽培黑木耳的地区之一。
有关史料记载丽水地区黑木耳的人工栽培情况。1209年嘉定《龙泉县志》就有记载"大木以十数,几年所蔽覆,此柱其耳(黑木耳)乎",可见黑木耳早已成为龙泉百姓生计来源。
 
二、黑木耳栽培技术的演变
通常认为黑木耳的人工栽培主要经历了孢子自然接种、孢子液人工喷洒接种、菌种接种段木栽培和菌种接种代料栽培4个发展阶段。栽培模式也经过了瓶栽、块栽、床栽和袋栽等不同模式的研究探索和实践。从古文献记载的有关黑木耳的人工栽培方式的内容看,今天的黑木耳人工栽培技术是人类对黑木耳的生长规律经历漫长的历史岁月而形成的:
第一个阶段为孢子自然接种阶段。据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菜部二十八卷菜之五木耳篇记载,“恭曰∶桑、槐、楮、榆、柳,此为五木耳。软者并堪啖。楮耳人常食,槐耳疗痔。煮浆粥安诸木上,以草覆之,即生蕈尔”。此处所说的“恭曰”,被认为是指唐朝曾主持编撰世界上第一部由国家正式颁布的药典《新修本草》(又名《唐本草》的苏敬,后避讳改名苏恭。因此,现有资料多以此为依据,推定我国黑木耳栽培的历史有1400年的历史了。该阶段的人工栽培技术,是以改善野生黑木耳的生长环境为特征,“以草覆之”,以减少光照对黑木耳生长的影响,为黑木耳菌丝体的生长提供一个散射光的环境,并增加出耳环境中的湿度,附以“浆粥”为营养,提高野生黑木耳的产量。应该是我国古代劳动者对黑木耳生长规律和所需要的环境的一个最初的认识经验总结。
第二阶段是以子实体接种栽培。宋元时期的王祯《农书》中记载“经年树朽,以蕈碎锉,匀布坎内,以蒿叶及土覆之,时用泔浇灌……雨露之余,天气蒸暖,则蕈生矣”。其中“以蕈碎锉,匀布坎内”即人工接种,用黑木耳的子实体替代自然空气中的黑木耳孢子,不仅提高了耳木“受种”的机率,“以蕈碎锉”所得到的是黑木耳的营养体与孢子的混合物,以这些材料作为“种子”进行播种,有意或无意地开始了黑木耳菌丝体克隆繁殖技术利用。人工接种后,“时用泔浇灌”,为菌种提供营养和湿度条件。
至清代,湖北的郧属等地已发展为黑木耳的重要产区。《湖北道志》记载:“木耳,《黄州府志》以为罗田专产、然它县亦有之。《道城志》谓之木蕊,亦木耳也。上游诸郡枣阳、南漳、谷城、兴山、归州、巴东、长阳等处所出亦盛,而以郧属产者最为著名,世谓之郧耳。”另外,房县的栽培已达到相当规模,排架在山上的耳木“杈丫纵横,如结栅栏”。另外大巴山南麓的四川南江、万源、太平等地已是具有成熟栽培木耳经验的产地,这些地方将直径若茶皿的育成树砍为节,“头年卧山,次年立架,一经春雨则茁生木耳”,而对称之为“木耳厂”的种耳之山,记述更为详尽:“择山内八九年,五六年花粟、青冈栎、梓树用之,不必过大,每年十月内,将树伐倒,纵横山坡上,雨淋日晒,至次年二三月间,将木立起,二三十根攒一架,再经淋晒,四五月内即结木耳,第一年结耳尚少,二年最旺,三年后木朽烂不出耳矣。采耳遇天晴则晒晾,阴雨用火焙干,然后打包”。这一方法一直沿用至20世纪的60-70年代。
随着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人们逐步认识了黑木耳的生长规律,开始利用孢子液喷洒接种的方法进行黑木耳生产,使黑木耳的第二代栽培技术具有了现代科技的内涵。从现代生物技术看,利用黑木耳孢子液喷洒接种提高了耳木上孢子浓度,保证了耳木的受孢子粉几率。且接种方便,效率高。但存在的问题是黑木耳通过有性过程进行繁殖,增加了黑木耳品质的变异性,易导致黑木耳种质变化。
第三阶段为椴木接种阶段。自从英国物理学家罗伯特·虎克(Robter Hooke,1635—1703)发现了细胞后,人类对生物认识从宏观表面深入到了微观内部,对微生物的认识也从子实体阶段发展到菌丝体阶段。生物技术的进步,使人类有可能从真菌的子实体获得菌丝体细胞,并进行繁殖培养,获得纯菌丝体,开始菌丝接种培养。20世纪60年代,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邓庄研究了木耳、砂耳、银耳等25种大型真菌的菌种和普通实验用培养基、液体培养基、木屑培养基等培养时所需要营养、Ph值、温度、湿度、光照、通气以及接种至出菇所需时间等。并根据不同种类子实体对温度的要求划分了三个类型:低温型(子实体分化最高温度不超过24℃,最适温度在20℃以下,如香菇、双孢蘑菇等)、中温型(子实体分化最高温度不超过28℃,最适在20~24℃以下,如大肥菇、紫菇、黄伞、木耳等)、高温型(子实体分化最高温度不30℃以上,最适在24℃以上,如牙齿草菇、银丝菇等);又根据子实体发生对温度的反应,分为变温结实型和恒温结实型(变温处理对子实体分化无促进作用,如木耳、草菇、茛丝菇等),为黑木耳的栽培提供了理论基础,自此开启了黑木耳椴木接种栽培阶段。1955年,中国科技工作者开始培育黑木耳固体纯菌种,发明了段木打孔接种法,开始出现了纯菌种人工接种栽培阶段。与此同时,黑木耳良种选育工作也系统地开展起来,获得了一批重要成果。
关于黑木耳人工栽培的第三阶段,利用黑木耳孢子液喷洒接种进行黑木耳生产的技术,现有文献多停留在有此阶段之说,未见其始于何时,出于何人之作。有龙泉地方史料介绍,“民国末期(19l2-1949), 丽水开始出现人工椴木接种生产黑木耳, 龙泉人李师颐利用黑木耳孢子液喷洒接种的方法,为黑木耳袋料栽培技术研发和推广奠定了坚实基础”。但从史料看,李师颐主要贡献在于香菇的栽培技术研究。19世纪未20世纪初,一部分在国外留学的知识分子,怀着救国、实业救国的宏伟理想,开始在国内传播西方和日本的先进种菇技术,开展各种食用菌的栽培试验。30年代福建的潘志农先生,早年旅居南洋,1926年开始学习种菇,回国后,龙泉的李师颐便与其多有交往,通过与潘志农先生交流,李师颐开始了银耳和香菇的栽培研究,先后出版了《银耳香菰系列律》(1930年)和《改良段木种菰术》(1939年),由此可见,李师颐应该没有涉及到黑木耳的人工孢子液喷洒接种的研究。
据《中国食用菌产业科学与发展》(张金霞,2009)介绍,王清水(1929年)曾在银耳栽培上,采用孢子液或银耳干粉洒在椴木上进行人工栽培,虽能增长,但表现不稳定。1942-1945年,曾在四川工作的华中农业大学杨新美教授,在日本人发明的孢子液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用人工培养银耳孢子液接种获得成功。由此可见,黑木耳人工栽培的第三阶段应该迟于人工银耳孢子液接种。有资料认为人工黑木耳孢子液接种技术是由杨新美教授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2]
1977年7月,丽水地区副食品公司组织所属各县有关单位人员共14人赴湖北省房县学习黑木耳栽培技术。之后,以菌丝体菌种接种的段木接种栽培技术在云和县、景宁县得到较大面积推广。
随着黑木耳椴木人工接种技术的推广,浙江省丽水地区的传统食用菌产区通过从湖北房县引进了黑木耳椴木人工接种栽培技术,并逐步推广开来。黑木耳椴木人工栽培技术的推广和产业发展,又刺激了黑木耳菌种产业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初,浙江省医药公司在云和县投资兴办了云和菌种场,由该菌种负责闽、浙两省茯苓、黑木耳菌种供应与技术培训任务。菌种在云和县建立后,推进了云和黑木耳的生产,使云和黑木耳成为浙江省的出口名牌。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政府的一系列利好政策推动下,浙江省丽水地区安仁镇建起了大小菌种场150多家,年生产销售段木黑木耳菌种2000万包,销往湖北、河南、安徽、江西、福建、湖南等20多个省市,成为国内最大的黑木耳菌种生产基地。
第四个阶段为代料栽培。1997年8月,丽水地区(市)林科所(院),丽水地区(市)科委(科技局)支持下,开展了黑木耳袋栽品种对比试验,至1997年通过云和县农业局进行代料黑木耳栽培技术的推广,完成了试验、创新、完善三个阶段,标志着丽水市的黑木耳生产进入了袋料栽培木耳阶段,黑木耳产业得到快速发展。丽水市(原地区)林科所于的代料黑木耳栽培技术的研究,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代料黑木耳发展的出耳期霉菌感染问题,从品种选择、管理模式等方面取得了较大突破,形成全光照袋栽黑木耳新技术。为代料黑木耳栽培技术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几乎与此同时,1998年春夏之交长江流域爆发特大洪水,国家加大了森林保护力度及生态防护林建设,加大退耕还林等力度,段木砍伐被严格控制,段木栽培黑木耳数量急转直下,当时安仁的黑木耳菌种场不知何去何从,生产出来的黑木耳菌种曾经一度滞销。龙泉菌农谢富忠等人开始将卖不了的菌种仿香菇栽培一样,在菌袋上刺孔后搬至大田试着出耳,做起黑木耳袋料试栽,经过几年的摸索,总结出来了黑木耳的代料栽培技术,在丽水地区的龙泉、云和等地逐步推广开来。
至2004年,受香菇代料栽培技术推广运用结果的影响,丽水地区云和县农民郑云隆,参照当地香菇菌棒的制作方法,用以木屑、麦麸、棉籽壳等农产品加工后的废料为主产料,采用塑料袋装袋后进行灭菌、接种,制成人造耳木进行仿生栽培,并在塑料筒袋上开设出耳小孔。通过多年试验研究,创造了黑木耳人造耳木仿生栽培技术。采用塑料袋装袋培养进行栽培的生产方式取得了良好的效益。使黑木耳的生产摆脱了森林资源的限制,产业规模迅速扩大,黑木耳产区遍及大江南北。对此,龙泉张寿橙总结出在香菇生产地区实施仿生栽培黑木耳,具有十一个“不”的优势:
不与农争时——可在秋季10~11月接种、培养,春节后排场,3~4月出耳。
不与粮争地——排场至农田后,5月就可采耳结束,仍可插田种粮,也可排于山坡闲地,有水喷淋即可。
不需要增添新设备——切片、粉碎、装袋、灭菌、培养设备和与香菇生产共用;
不需要搭棚——省去搭棚材料,即省本,又便于挺好田种粮。
不砍伐林木——培养料不限于木屑,可大量使用农业秸秆,如玉米芯、棉籽壳等;
不用烘干机——黑木耳耳片薄,极易晒干;
不论高山平地,均可生产;
不需温差、不需转色、挑蕾、浸水。
不愁卖不出——黑木耳全年畅销,市场价格比较稳定;
不怕反倾销——以内销为主,即使外销,日本等国从未提出反倾销。
不污染环境——整个栽培采收过程以及废料处理,对环境不产生任何污染。
 
三、丽水黑木耳产业的发展
丽水的黑木耳栽培自1977年从房县学习引进后,黑木耳菌丝体菌种段木接种栽培技术80年代在云和县、景宁县得到较大面积推广,然而由于黑木耳的椴木栽培,与香菇栽培一样,对森林的依赖性很强,加上我国曾经长期奉行的以粮为纲的农村经济发展战略,故其产业一直处于小规模发展阶段,黑木耳的产业化发展受到限制。丽水黑木耳只作为一种地方土特产存在,未能实现产业化和规模化。
改革开放后,随着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入,黑木耳生产得到逐步发展。尤其是在丽水地区林科所、龙泉谢富忠、云和郑云隆等人的第四代黑木耳人工栽培技术完善的基础上,“仿生黑木耳”栽培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使产业的发展速度达到空前水平。丽水的黑木耳产业得到迅速发展,至90年代后形成了以异地开发为主的产业特色,分布16个省84个县,异地开发人员达5000多人,年平均播种量达1000万袋,产量达1.2万吨。
黑木耳的新品种和栽培技术也随之不断出现。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丽水的科技人员从野生菌株驯化、选育出闻名全国的优质高产新品种“新科”,由于该品种具有单片、色深、耐泡等独特优质性状,经耳农大面积多年栽培,受到广泛好评。黑木耳新品种“新科”誉满全国,风靡于日本及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近年来,丽水各黑木耳产区通过产业改造、提升,黑木耳栽培逐步实现了标准化、规范化。目前,全市代料黑木耳呈现快速发展态势,黑木耳的栽培规模从2002年约200万袋,2003年800万袋,2004年达到3000多万袋,湖北、黑龙江、辽宁等黑木耳主产区纷纷到丽水考察学习,对全光照袋栽黑木耳新技术给与高度评价和认可,该技术已推广到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河南、河北、黑龙江、辽宁、吉林等省份。
小兴安岭作为我国东北的生态屏障,天然林保护工程启动后,十万林业工人转产。伊春市委将发展香菇、黑木耳等原生态食用菌作为支柱产业,2007年4月份,派市政协副主席带队专程到龙泉协商黑木耳技术交流与协作事宜。通过考察分析了丽水的黑木耳生产技术后,得出了改良北方黑木耳生产模式的方法,即“改短袋为长袋,以增加出耳表面积;改割口为刺孔,使大朵型木耳变小朵型木耳,以符合出口规格;改林地内遮阴出耳为林地外出耳,以增加受热量,提高质量和品质”,这一技术方案在北方黑木耳产区得到广泛推广。
 
参考文献
[1] 黄年来等 中国食药用菌学 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 2010.10
[2] 王祯 农书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5年8月 
[3] 张金霞 中国食用菌产业科学与发展  2009.6
[4] 中国木耳网 黑木耳种类 2016.5.31
[5] 王伟平 云和黑木耳历史文化溯源 浙江食用菌 2008.16(2)1-4
[6] 张寿橙 菇耳与农村经济 西泠出版社 2013.8
[7] 李伶俐 浙江省丽水地区袋料栽培木耳品种比较试验 食用菌学报2012.19(2):55~58。
[8] 杨杜堡 黑木耳孢子种的再评价 食用菌 , 1983年06期

上一篇:农业可持续发展土壤肥料分析
下一篇:农业科技推广现状与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