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期刊网

首页 > 哲学与人文科学 > > 海明威的创作分析及人生哲学的现代意义
哲学与人文科学

海明威的创作分析及人生哲学的现代意义

时间:2018-08-01 21:31作者:admin打印字号:

 海明威的创作分析及人生哲学的现代意义
张新明   (安徽新华学院 外国语学院,安徽 合肥 230088)
 
摘要:本文简要地介绍了海明威的人生名望、人生经历、人生创作、及人生哲学精神,海明威精神的现代意义:人要做自强不息的强者;人的肉体可以死亡,但精神永不可战胜;人要在生活的重压下保持自尊。
关键词:人生名望;   人生经历;  人生创作;   人生哲学;  人生哲学的现代意义。
Analysis of Haimingweis Works
and Modern significances of His Life Philosophy
Zhang xin-ming
(School of Foreigh Languages of Xinhua University, hefei 230088,China)
 
Abstract: The article briefly introduces Hemingway’s life reputation, life experiences, works,and philosophy of life, and also the contemporary meaning about his spirit: The person wants to be the powerhouse who strives constantly for self-improvement; Man can be physically destroyed, but never defeated spiritually, and keep grace under pressure.
Key words: life reputation;  life experiences;  life’s works;  phylosophy of life;  the contemporary meaning of the phylosophy.
 
一、 海明威的人生名望
厄内斯特·海明威是美国现代著名的小说家,他的人生旅程具有传奇色彩。他在文坛上负有盛名,早期以“迷惘的一代”的代表著称,塑造了众多顽强拼搏、临危不惧的“硬汉”形象,并以精通叙事艺术、文体简洁、风格独特而备受称道。他“精于现代叙事艺术”,突出地表现在作品《老人与海》之中”,这篇作品在195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同时,他的创作风格、小说的人物和人生态度不但在英语国家,而且在全世界都有广泛影响。
 
二、 海明威的人生时代背景
    海明威生活的时代,美国当时虽然表面上工业发展迅速,物质充裕,但背后也潜存着不安因素。工业危机和财富不均,工人罢工及商品过剩,失业率上升,农民由于粮食欠收而被迫背井离乡等社会问题,导致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此外,政治腐败、有组织的犯罪、基本劳动力的增长和三K党的恐怖运动使得本已混乱的美国社会雪上加霜。
    物质方面的变化同时也带来了信仰和行为方式的变化。一战给美国人民的生活以很大影响,他们对世界变化感到捉摸不定,对诚实的道德标准感到怀疑;“及时行乐”的思想十分横行,他们不把希望寄托在将来。在战场上回来的青年人为了排遣郁闷,开始寻花问柳,对性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年轻人已不再认为不正当的性是淫秽或错误的,道德逐渐沦丧。20世纪可以说是精神的荒原。战争给当时人们带来的就是文明被破坏,社会混乱,个人无助和无望。不止是美国,整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里呈现了一片混乱的景象:经济危机、市场萧条、战争频繁。这个充满着战争、暴力、凶杀、邪恶、恐惧、绝望和死亡的世界对海明威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和打击,并在他的肉体和心灵上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可怕的创伤,从而把他推上了痛苦、迷惘、绝望和死亡的边缘。但是,他并没有被打垮,他象一头“ 受伤的老狮子”,用笔同那个荒诞的世界作了无数次抗争。
    海明威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迷惘一代的代表作家。这些美国年轻人悲观、怀疑、绝望。他们志愿参军,在战争过程中,他们的身体和心灵大多遭受到无可挽回的受伤。他们怀疑一切,厌恶一切,鄙视高谈阔论,厌恶理智,几乎否定一切传统价值,认为人生一片黑暗,到处充满不义和暴力,总之,万念俱灰,一切都是虚空。
海明威通过小说揭露和鞭挞了那个荒诞的世界危机的矛盾,发泄他和“迷惘的一代”对那个社会和世界的憎恨、愤怒、不满和绝望。在海明威看来,一个人没有勇气比什么都可怕。他作品中主人公的头上总有一种厄运在盘旋,他们奋力抵抗这种厄运。从他的第一部小说集《在我们的时代》里的尼克、《太阳照样升起》的巴尼斯、《丧钟为谁而鸣》的乔登、《乞力马扎罗之雪》的哈利、《弗·马康贝短暂的幸福》中的马康贝、《拥有与缺乏》中的摩根到《老人与海》中的桑提亚哥,几乎所有重要的作品都表现了这一点。理解了这一点,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海明威作品的题材为什么总是战争、拳击、狩猎、海上垂钓的充满暴力的事件,而主人公总是孤独的男人,女性在他的世界里只处于陪衬地位。这些主人公在某种程度上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面对困难、厄运能表现出一种重压之下的幽雅风度。海明威塑造的这种艺术形象,被人们称为“硬汉形象”,而桑提亚哥则是这类“硬汉形象”的典型。
 
三、 海明威的人生历程
    海明威出生在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外一个叫做橡树园的小镇里,他的父亲是当地一位有名的医生,医术高明,喜欢打猎、钓鱼、射击、采集标本等活动,他的母亲是一个具有一定艺术修养和宗教观念的妇女,喜爱音乐和绘画。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的熏染下,海明威从童年时代起就培养了对文学、艺术及体育运动的热爱。他在中学读书时,不仅功课好,而且积极参加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踢球、游泳、射击与拳击训练,同时还参加学校乐队的演奏,暑假则经常随家人到密执安北部的湖区消夏,在那儿打猎和垂钓。
海明威的一生经历丰富多彩,甚至带有某种传奇性。他在北非的丛林里围过猎,也在古巴的海上捕过鱼;它既是斗牛迷,也是拳击迷。体育运动赋予它健壮的体魄和开朗的性格。海明威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严酷考验。中学毕业前夕,正好赶上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他积极报名入伍,由于眼疾未被接纳,不久便参加了红十字会车队,在意大利前线驾驶救护车。1937年他以记者身份奔赴西班牙内战前线。二次大战期间作为《柯里厄》杂志的记者随军行动,参加了解放巴黎的战斗,并先于法国将军莱克勒的部队进入凯旋门;他还驾驶自己的渔船“皮拉尔”侦察德国潜艇的行动。他在战场上,在去非洲的旅途中,曾十几次受伤,充分体验过出生入死的滋味。1918年在意大利前线执行任务时受伤,昏死过去,仅从左腿就取出237块弹片;二次大战时在前线的一次汽车事故中头部受伤,共缝57针;去非洲围猎,两次飞机失事,以致头部、肝区、腰部和下脊椎均受损伤。
 
四、 海明威的人生创作
    1、20年代,海明威先后出版了短篇小说《在我们的时代》、《没有女人的男人》和长篇小说《太阳照样升起》、《永别了,武器》等重要作品。从而确立了他在文学上的地位。
   《在我们的时代》包括14个短篇和一些插在每个故事之前的散文小段。这个短篇集里的故事尽管有不同的内容,但不少篇都是围绕着一个名叫尼克·阿丹姆斯的中心人物展开的。海明威着意强调外在世界的暴力、伤残、死亡对这个孩子思想、个性、心理所产生的影响。
  《太阳照样升起》通过侨居巴黎的一群美国青年的生活透视了一代人精神世界的深刻变化,揭示了战争给人们生理上、心理上造成的巨大创伤,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反战色彩。小说的主人公杰克·巴尼斯是一位美国记者,战争中的一次事故毁掉了他的性能力,他与一个战时结识的英国女护士布莱特·艾什力关系密切,他爱布莱特,布莱特也倾心于他,但是他们的爱情由于丧失了性爱的基础而变得残缺不全。杰克、布莱特和他们的朋友成了战后一群被生活激流冲出来的年轻人,他们流落异乡,浪迹欧洲大陆,整日聚欢、钓鱼、看斗牛,或者在三角关系中争吵、殴斗。在战后的一片精神荒原,他们的生活完全失去了目的和意义,他们感觉到巨大的空虚和迷惘。
   《永别了,武器》是海明威的代表作,充分体现了海明威在创作思想和艺术上的特色。小说通过一个美国青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思想变化,以主人公和一个英国女护士的恋爱悲剧为主线,鲜明生动地描绘了一幅战火下阴暗、冷落、破败、毁灭和死亡的生活画面,真实地反映了帝国主义战争的残酷和罪恶,揭示了战争对人类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摧残,以及给整整一代人造成的无法愈合的心理创伤,从而对战争给予了强烈的谴责。
    2、30年代后期国际政治斗争日趋尖锐,反战的呼声高涨,1937年海明威发表中篇小说《拥有与缺乏》,第二年在西班牙内战前线写出剧本《第五纵队》,以后又发表了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
《拥有与缺乏》的主人公哈利·摩根是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渔民,在经济大萧条的年代里靠海上捕鱼无法维持生活,不得以铤而走险进行海上走私。作为一个贫穷的无产者,哈利在临死前终于从自己痛苦、多难的一生中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孤单单的一个人的奋斗是不成的”。
   《第五纵队》的主人公菲利普是西班牙共和政府的忠诚卫士,从事间谍工作。他虽然也对战争的残酷怀有恐怖与梦魇般的情绪,但却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拥有明确的信念。为了使广大苦难的人从贫穷、疾病与死亡之中解脱出来,他放弃了与富有的情妇多萝西一起过舒适生活的个人幸福,毅然投身到正义的的斗争中。海明威爱憎是分明,它歌颂为西班牙人民事业而斗争的战士,对共和政府表示同情与支持。
   《丧钟为谁而鸣》在西班牙内战的背景上,通过后方一支游击队的一次军事行动,展现了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光库画面。罗伯特·乔登是一个美国人,他自愿参加到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行列中。按照俄国将军戈尔兹的指示,他的任务是配合当地游击队在共和国部队发动进攻之前炸毁一座有战略意义的桥梁,以便阻止法西斯军队过河拦截。当共和国军队进攻的信号打响时,乔登和帕勃罗的游击队炸掉了桥梁,乔登不幸受重伤,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对反法西斯正义事业充满必胜信心:我们已经为自己信仰的事业奋战了一年,如果我们在这里取得胜利,我们就将在每一个地方取得胜利……”怀着这样崇高而坚定的想法,他掩护了自己的同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乔登也像《太阳照样升起》中的杰克、《永别了,武器》中的亨利一样厌恶和诅咒战争,在暴力和死亡的笼罩下为恐惧、恶梦所困扰。尽管如此,他却在相当程度上摆脱了他们俩身上那种迷惘与悲观,认识到自己为什么而战,因而保持了较高的斗志。最后,他的献身证明人生是有价值的。
    3、二次世界大战后,海明威主要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和一部中篇小说。《过河入林》表现得仍然是孤独、死亡这一主题,康特威尔的形象过多地带上了作者本人的色彩;《老人与海》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由于这部作品,他在1952年获得普里策奖,两年后获诺贝尔奖。
  《老人与海》的情节十分简单,写一个老渔夫桑提亚哥孤单一人出海远航捕鱼的故事。老人在海上漂流了84天,仍然一无所获。此后经过两天两夜的生死搏斗,终于捕获了一条特大的马林鱼,但是在归途中,一大群鲨鱼围了上来,尽管老人奋力拼搏,还是抵抗不住凶猛鲨鱼的进攻,等他回到海岸时,马林鱼只剩一幅巨大的骨架了。表明人生是在与不可战胜的自然力的抗争,只能取得部分的胜利,但小说却蕴含着对人类斗争的尊敬。
4、海明威死后,他的妻子发表了他的遗作《流动的宴会》和《海流中的岛屿》。前者是海明威与第一个妻子哈德莱20年代在巴黎生活的回忆录;后者写一个画家与他的三个儿子的故事,写他在海岛上消遣,在海边捕鱼,以及追踪潜艇沉没后在海上漂流的一群纳粹分子的冒险活动。
 
五、 海明威的人生哲学意义
    海明威的人生哲学,近于接受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理论。他认为人生无比残酷,和平时期只是战争的延续,同样残酷、冷漠,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斗争。但是他又相信世界上还有天然美好的事物,可以作为减轻悲痛的调剂。即便是战争的血腥大屠杀,其间可以穿插爱情,作为短暂地解除疼痛的良药。尽管个人惆怅万千,但可以通过狩猎、钓鱼等活动,进行精神治疗。即使这一切都失效,或者被剥夺光了,还可以表现高度的勇敢和毅力,在重大压力下保持一定的优雅风度。
    海明威信奉的行为准则,在他的含蓄的笔下,往往通过置身于几个知心朋友中间的普通小人物表现出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的传统道德价值全面崩溃了,然而这些普通人,虽非英雄,但为生存下去,还保持着一定的价值观念,例如诚实、道义、勇敢、毅力、忍耐和人格的完整,这些普通人很少参与伟大事业或政治运动。这些普通的小人物,往往抱着不介入的人生态度,只是凭着一种近乎原始人的本能,遵循一种近乎待人如己的原则,保持了做人的尊严。他们的人生哲学很少讲究逻辑性,因为他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本是一团糟,一片荒原,一片混乱,没有合理的逻辑。  
    另一方面海明威笔下被战争毁掉的一代人又不仅仅是迷惘的,麻木的,悲观的,他们仍有一定的精神追求,只不过这种追求是一种在深沉的迷惘中,在巨大的悲哀中,是一种面对着失败甚至死亡的追求,这种追求是顽强的、执著的。从杰克、布莱特、亨利、凯瑟琳、乔登、玛丽娅到桑提亚哥,包括那些斗牛的、打拳的、围猎的普通人物都有对某种美好人性的强烈追求。杰克在爱情无法圆满实现的情况下表现了高度的自制和忍耐;布莱特不愿毁掉那个年轻的斗牛士,表现了改恶从善的良好愿望;乔登为了一个美好的世界,表现了献身的精神;桑提亚哥在重重危难中所表现的坚韧毅力和大无畏的拼搏精神,无不闪现着耀眼的火花。
    海明威是以塑造那些在强大的压力下不失风度的主人公而饮誉文坛的,这也是他自己的人生哲学。小说《老人与海》的主人公桑提亚哥就是他那种“人可以被消灭而不可被击败”的最典型的“硬汉”形象。桑提亚哥社会关系十分简单。他似乎是个超然于世外的人,他没有什么丰功伟绩、离奇的遭遇。小说只提到他早年曾到过非洲,见过狮子;也曾有过一个妻子,现已离他而去。而现在唯一与他接触的只有一个小男孩曼诺林,但是他捕鱼却“有许多诀窍”,“要说打鱼,顶好的还得数桑提亚哥”,常年的捕鱼生活在他身上刻下了大海留下的难忘印记,铸就了他的“硬汉”性格。他认定自己的使命就是到大海深处去捕鱼,虽然接连去了84天,一条鱼也没有捉到,但还是带着“希望和信念”,独自驾着小舟出海了,而且“到那什么人也没有去过的地方”。小说中,桑提亚哥捕鱼不但是为了“养活自己”,而且是“为了光荣”。“鱼一方面养活我,一方面要弄死我”,因此它必须战胜鱼。他希望能证明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也是海明威自己的人生哲学:“让它把我当作比现在的我更有男子汉气概些吧,事实上我一定会那样的。”他证明了1,000次都落空了,但“现在他又要去证明了,每一次都是一个新的开端,他也决不去回想过去他这样的时候”。他认为:“痛苦对一个男子汉来说不算回事。”当他终于把大鱼制服,猎获了他梦寐以求的目标,以胜利者的姿态返航时,却又遇到了更凶险的对手:鲨鱼。于是他又和鲨鱼作殊死的搏斗,伤痕累累。“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能把它消灭,可就是打不败它。”这就是彻底的海明威的人生哲学。它把个人的生存价值提到高于一切的地步,但同时又带有明显的悲观色彩。最后,桑提亚哥与鲨鱼搏斗失败了,1500多磅的大马林鱼只剩下一幅空骨头架子。可是他精神上并没有失败。桑提亚哥是孤立的个人奋斗,他敌不过鲨鱼所象征的命运的捉弄,最后只能在失败中寻求自我安慰。这也是海明威晚年人生哲学的集中体现:强调了人类在肉体上和精神上都注定要受难的特点。人类的斗争精神是值得尊敬的,尽管在与不可战胜的自然力的抗争,只能取得部分的胜利。
海明威的创作人生哲学是:力图反映当代的现实,特别是时代的精神。海明威在小说中谈“人”,具有特殊的道德品质,遵守某种不言而喻的行为准则。例如军医那蒂,一心一意抢救伤员,反而为环境和疾病所污染。又如军队里的神父,纯朴友善,受尽军官们的挖苦讽刺,但他坚持宣扬基督教的爱,始终不离岗位。再如凯瑟琳,这个海明威作品中最温柔、最善良、最浪漫而最勇敢的女性,怀了孕,还敢于冒着大风雨,连夜奔往瑞士;在难产的手术台上,还与死神搏斗了好多个小时,就是在极端疲惫和痛苦中,还能坚持安慰她的爱人亨利说:“好的,我会夜夜来陪你的。”凯瑟琳是海明威笔下最使人难忘的形象,海明威也在宣扬一种人生哲学意义:爱可能战胜死亡。
 
六、 海明威人生哲学的现代意义
海明威是钢性的汉子,具有典型的“硬汉”形象,他的精神、意志、精力和不屈的斗争精神;他的作品中所阐述的思想和海明威模式的英雄及英雄人物的精神,就在今天,也是具有世界性的意义的。
1、反对战争,我们热爱并维护世界和平
当前国际形势正在经历复杂、深刻变化,人类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同时,世界并不太平。传统安全问题依然存在,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环境污染、自然灾害、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更加突出。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增加,南北差距、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在此情况下,中国主张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把握机遇、应对挑战。我们是世界中的普通一员,愿与各国人民一道,致力于建设一个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不希望海明威生存的时代环境重演。
2、在生活困境中,做自强不息的强者
市场经济中的激烈竞争在促进社会各方面飞速发展的同时亦造成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紧张的生活节奏和巨大的工作压力使人感到精神压抑、身心疲惫。改革开放给大学生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但随之出现的一系列社会不良现象亦使大学生在心理上产生了诸多矛盾,甚至切身感受到社会转型期的阵痛,这使得大学生人格弱点泛浮出来,形成心里疾患。大学生面对一个压力重重的社会环境,成为一个容易受伤的社会群体。随着学习,就业竟争的激烈,大学生的心理问题也日趋严重,例如,精神涣散,厌倦学习,莫名其妙地不安,焦急等情绪。但是,总有一种力量,震撼心灵;确有一种精神,催人奋起。大学生中的洪战辉,就是时代的强者。12年来克服种种困难,通过做小生意和打零工赚来的钱抚养弃婴,补贴家用,供自己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读书,资助贫困同学。洪战辉的事迹所折射出来的精神,蕴含着一种伟大的道德力量,足以使迷失者找到方向,懦弱者为之坚强,绝望者重树信心。
3、爱心使困惑者找到希望
刘思琪是吕梁市交城县人,她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母亲多病,没有工作,常年需要服药,家庭条件一直不好,爷爷去世得早,80多岁的奶奶生活在文水农村,需要赡养,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读高三时父亲不幸离世,家中惟一的柱子不在了,她一时间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迷茫了,消沉了。老师和朋友的爱心,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变得更加成熟了。她勇于担起家庭的重任,照顾母亲、弟弟、奶奶。上大学之后,一边勤工俭学,一边积极参与学校组织的各项社会活动。在学校参与了院学生会工作,担任实践部部长,她积极向上,成为同学的榜样。2006年,她从校园之星评选活动中脱颖而出,被学校推荐到了团中央参加全国的评选。如今,她是生活中的强者。困难越大,反倒越坚强。“人生本身就是充满紧张和战斗”,人生就是一只逆风飞翔的海燕,无论暴风雨多么激烈,也不能屈服。
4、要做精神不倒的强者
全国自强模范,南京师范大学青年教师侯晶晶是在轮椅上唱响的“青春之歌”。1986年2月,正在读初一的侯晶晶因患病误诊导致下肢完全瘫痪,不得不告别母校。辍学回家的时候,她有过终日消沉、以泪洗面的绝望感。父亲买来一本《红岩》送给女儿,指着封面上那块屹立在悬崖峭壁上的岩石对晶晶说:“人生有时候就像这悬崖峭壁,希望你能做一块屹立的岩石,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后来,父亲还为她买来了《青春之歌》、《太阳照样升起》等。她选择了坚强,以自己顽强的毅力,寒窗苦读,自学完了初中、高中、大学课程并在1998年9月,她以外语专业总分第一的骄人成绩被录取为南师大外国语学院翻译专业的硕士研究生;2001年,她又考入南师大教育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如今,她已成为南师大的研究生导师,可谓是轮椅上的追梦女孩,不垮的精神使她成为强者。她面对困难、厄运能表现出一种重压之下的幽雅风度。
总之,在我们今天的时代仍然需要有海明威的人生哲学精神:反对战争,维护和平;人类的爱可能超越人类的死亡;生活本身就是充满紧张和战斗的;人在生活的重压下保持自尊;人的肉体可以死亡,但精神永不可战胜。我们还应领会他的另一种人生哲学精神,也是他的创作精神,“冰山能够移动的尊严是它的八分之一浮在水面以上”,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参考文献]
1、安东尼·伯吉斯. 余光照译. 海明威[M]. 百家出版社, 2003.
2、海明威. 林疑今译. 永别了,武器[M]. 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
3、蒋承勇. 外国文学[M].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4、金东春. 英美文学选读同步训练[M]. 学苑出版社,2001.
5、陶洁. 美国文学选读[M].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6、张伯香. 英美文学选读[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3.
7、张伯香. 英美文学自学辅导[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1.
8、朱维之. 外国文学史[M]. (欧美卷)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
作者简介:张新明(1979-),男,安徽六安人,安徽新华学院外国语学院助教
 
 
上一篇:有限道德客观主义的概率模型
下一篇:论艺术生产对审美客体的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