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期刊网

首页 > 社会科学I辑 > >简论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
社会科学I辑

简论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

时间:2018-10-07 12:24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在哲学意义上广义的“发展”,是指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的认识(思维)的一切变化,尤指这一切变化的不可逆性。这种广义的理解,典型的反映在布劳别尔格和潘京主编的《新编简明哲学词典》中。而狭义的“发展”概念所关注的对象不是“任何事物、任何现象、任何系统”,而是仅仅指人为事物、社会现象和社会系统;不是与任何目标、价值无关的“一切变化”,而是仅仅与人的目标、价值有关的那种“变化”.狭义的发展概念是对人的有目的的活动及其结果而言的。

  发展描述的第一类型的状态并不是社会或人为事物而是自然事物。因此,我们所谓的社会发展就应该是建立在自然发展的基础之上的。而其中最大的明证就是人类的出现。而人类的出现只是使得“发展”出现了变化。在这之前,自然也应该是发展的,否则进化论是没有任何可能的。我们称之为“自然发展”,而且由于自然发展中的所有存在物除了适应这种自然状况而外,没有能力也没有意识到可以进行自然的改造。因此,对当时的人的祖先而言,发展是适应性的,因此我们称之为“适应性发展”.但自从人出现之后,自然发展由于受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反作用,自身发展的轨迹受到了人为的干扰。而这种干扰是建立在人类社会的活动过程之中的。而且人的能动的作用最根本的目的应该是建设性的。因此,相对于自然发展而言,我们称之为社会发展。

  社会历史前进的推动力量和源泉。对社会的发展起推动作用的有多种因素和力量,这些因素的作用不是等值的,它们之间也不是互不相关的。对社会发展起动力作用的各种因素处于相互联系之中,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构成了具有多层次的和复杂的社会发展动力系统。

  马克思主义以前的社会历史理论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问题都不能做出科学的解释。唯心主义历史观从精神本原中寻找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例如,主观唯心主义者鲍威尔认为人的自我意识是历史发展的唯一动力;客观唯心主义者黑格尔认为绝对精神是历史发展的动力。资产阶级社会学中的“因素论”认为社会的政治、经济、思想、道德、科学诸因素具有同等值,都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力量,不能区分哪个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自然主义的历史观,例如孟德斯鸠的地理环境决定论,用地理环境的特点来解释社会发展的差别和民族的命运,认为地理环境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

  马克思主义对社会发展动力进行了客观的、全面的考察。它不否认对社会的发展起推动作用的有多种因素和力量,但它认为,这些因素的作用不是等值的,它们之间也不是互不相关的。对社会发展起动力作用的各种因素处于相互联系之中,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构成了具有多层次的和复杂的社会发展动力系统。依照这些因素作用的性质、范围和形式,可以把它们区分为:根本动力和直接动力;基本动力和非基本动力;主要动力和次要动力,等等。研究社会发展动力问题,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出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的和主要的动力。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的前进和社会的新陈代谢,是社会内部矛盾运动的结果。人类社会的历史首先是生产发展的历史,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历史。“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以及它们决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是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会同自己的社会形式即生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人们便要求改变与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在此基础上,上层建筑和全部社会生活都会相适应地或迟或早发生变革。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而在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中,生产力又是主要的方面,它决定着生产关系,并通过生产关系决定了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所以,归根结底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

  在阶级社会里,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社会基本矛盾的阶级表现,它们是社会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因为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并不能自然而然地变革旧的制度,只有代表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先进阶级,通过革命推翻旧的剥削制度,才能变革旧的生产关系,建立起新的生产关系,为生产力的发展开辟道路。在阶级社会中对抗阶级的双方的作用各不相同。其中进步阶级对社会的发展起着积极的、推动的作用,而反动阶级则起着消极的、阻碍的作用,在解决社会矛盾、推动历史前进的过程中,人民群众始终是最基本的力量。

  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经济因素归根结底是起决定作用的力量,但它不是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唯一动力。凡是有助于促进经济运动并为之开辟道路的各种精神因素,如哲学、文学艺术、科学、道德等,都反作用于政治和经济,成为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重要因素。它们在社会发展中只起非基本的动力的作用,它们自身的发展和变革也是由物质的生产关系的发展所推动的。经济的、政治的、思想的所有这些因素的交互作用,形成复杂的社会矛盾运动,社会矛盾通过具有自觉意图和预期目的的人的活动来实现,无数单个意志的相互冲突融合为一个总的“合力”,历史事件就是这个合力的产物。

  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仍然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以及由这一矛盾所决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在这个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上,虽然还存在着一定范围内的阶级斗争,但它已经退居次要地位。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在性质上与以往的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本不同,它是非对抗性的。这种矛盾在人与人之间关系上表现为在根本利益一致基础上的人民内部矛盾,包括生产关系的某些环节同生产力的发展不相适应,上层建筑的某些环节同经济基础的发展不相适应以及人们之间的先进和落后、正确与错误的矛盾等。解决这些矛盾的方法,不再采取对抗的外部冲突的方法和手段,而是通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自觉地进行调整与改革,以及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使矛盾不断地得到解决。社会主义社会在这些矛盾不断产生、又不断获得解决的过程中向前发展。而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继承与发展 ,就是要“以实现人的全面展为目标,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同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推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相协调;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科学发展观的内涵极为丰富,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各个领域,既有生产力和经济基础问题,又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问题;既管当前,又管长远;既是重大的理论问题,又是重大的实践问题。它的基本内涵包括坚持发展这个主题;全面发展;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重视:一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科学发展观的前提。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既不能以经济发展代替社会发展,也不能因为强调发展的全面性而否定经济发展在社会发展中的基础地位,更不能否定经济建设这个工作中心。我们必须在坚持经济建设这个中心的基础上,来统筹各方面,促进全面发展。二是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是以事物内部的矛盾运动为根本动力的发展观,是经济政治文化全面发展、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全面进步、各个社会子系统协调运作的发展观,是人与自然相和谐的发展观,是以促进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价值追求的发展观。科学发展观的提出,表明经济社会发展向人本主义的回归。科学发展观体现人与物的统一,亦即精神与物质的统一。人既是物质实体又是精神主体,既有物质生命又有精神生命,既有物质需要又有精神追求。人类活动离不开物质需要,但其本质上还是以精神需求为主要特征,物质需求是基础,精神需求是升华与向导。二者均有终极性,必须坚持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的统一。每个人都希望有一种丰富的、充实的精神生活,希望获得他人、群体和社会的尊重、获得自由和民主,希望在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过程中显示自身的存在和价值。人们的这些要求和希望归结起来就是对真善美的追求。

  统筹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是科学发展观的一项重要内容,科学发展观体现人类与自然界的统一,克服了传统发展观把GDP作为衡量社会发展唯一指标的缺陷。中国的发展要依靠技术进步,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发展循环经济和节约型经济,避免走西方发达国家靠消耗大量资源获取财富增长的道路。自然界永远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的摇篮,人永远都是生物体和自然界的一部分。自然界为人类提供了发展的条件,也制约着人类的行为。科学发展观摒弃了传统发展观的“人类中心主义”的立足点,要求人类在发展过程中,彻底转变观念,从传统的“人是大自然的主人”,可以随意支配自然、征服自然,转变为“人是自然的成员”,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协调发展,不再以人类自身的狭隘利益来对待自然界,而是以更高的境界和更广阔的视野把人类与环境、社会发展与生态发展融合在一起,树立一种新型的现代生态文明理念。既兼顾人类的利益,也兼顾自然界的和谐;既考虑当代人的生存,也考虑到后代人的发展。

  科学发展观体现人类与历史的统一。历史是人创造的,人也要对自己所创造的历史负责。近代以来,人类通过科学技术,使工业成为现实,大大拓展了自身实践活动的广度和深度,而随着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程度的加深,人类改造世界的力量也日益增大。正是在科学技术发展与工业化的历史过程中,人类把自己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客观对象,实现自然的人化,创造着适合人的生存发展需要的理想世界,因而,工业化的过程也就是对人的本质力量的展示。然而,工业化同时又是自然资源大规模消耗的过程,也是对自然环境不断增压的过程,因此,工业化面临着重大的历史课题,即如何保持未来经济的持续发展,为子孙留下足够的发展空间。科学发展观讲求发展的可持续性,为人类的未来负责,要求必须处理好代际之间的利益关系,要把发展的权利与发展的义务统一起来,既要实现和维护当代人的发展权,又不能剥夺了后代人的发展权,必须尊重他们的发展权利,保护他们的发展能力,为人类发展的可持续尽义务、负责任。

  参考文献
  
  [1]胡锦涛。《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和党建读物出版社,2009年1月第二版,第3页。
  [2]彭树人。《理论学刊》“论科学发展观中的以人为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7期第二版,第135页。
  [3]张兴国。《北京大学学报》“可持续发展与人的主体地位”,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20期第一版,第134页。

上一篇:一位中东学者在中国出版的中东问题专著
下一篇:探究儒家思想对人的本质的认识